定远论坛-定远公益网,定远BBS第一人气社区

搜索
查看: 952|回复: 0

[原创] 泉坞山夜话(31——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西 施 余 家 西 施 美(2)

——谨以此文缅怀父亲辞世20周年暨献给祖国70华诞
3
(接1)怎么去的?还能有车子坐?走了多久?记不清了,好长时间哦。住在哪?屋檐下小庙里猪圈牛棚茅厕,走到哪就在哪歇脚。吃饭呢?背着小锅,有粮食就做点饭,断顿了就帮人家打点短工做点脏活粗活力气活,洗洗衣服带带小娃兑乎点口粮换口饭吃,没粮没活做了就只好拖根打狗棍上门讨饭去。看到人家烟囱冒烟锅房里飘出的雾气闻着那香味,听到人家老少的笑声说话声娃子的打闹声,心都碎了,想家念爹娘啊。年纪轻轻,两只手忙不出米面吗?好吃懒做二流子!被人家骂得找不到地缝钻。不是饿得走不动路,拖棍捧碗倚在人家大门口乞饭的两条腿拉不动啊。下雨无处藏身,饿极了就躲到茅厕里支起锅做点吃的,蛆都爬到锅里了。母亲撩起围裙捂住脸趴在膝盖上嚎啕大哭。
有一天闷热,父亲闹肚子好长时间找不到茅厕,转身见到集镇上有一个公共厕所。一般的茅厕两边就分别画个短发长发的头像以示男女,这里却是写了两个字。父亲左右瞅了瞅一头钻进去,只听一女子哇啦叫出了声,“流氓,阿飞。抓流氓阿飞。”女子正在里面处理机密私事,父亲擅自私闯。尖叫声唤来了她的家人,揪住父亲要吃官司。“看到字了吗?”“看到了。”“看到闯进去不就是流氓阿飞?”“我不认识字。”“男女二字你都不认识?”“不认识,真的不认识。”瞧父亲忠厚老实不像是流氓阿飞,母亲又在一旁好言相劝,女子家人这才答应私了,但是要求帮女子家义务做三天苦力活以劳赎过。谁让你连男女二字也认不出来的哩?父亲说这是他一生中最丢人现眼的事情,差一点吃官司坐班房。几十年里他始终在暗自发誓,不惜卖血当牛马,哪怕砸锅换钱花,今生也一定要让娃儿上学喝墨水去认字,至少要识得男女二字。
唐僧西天取经八十一难,父母沙洲逃生七十九苦。当踩到了江南港岸的黄泥土揪住了港岸上远远高过人头的芦苇丛,瞭望江中白帆点点浪卷浪飞,父母拷问苍天黄浪,这里能让我们活命吗?
扬中县(现扬中市)原称太平县,俗称“沙洲、江心洲”,外地人习惯称“太平洲”。因与安徽黄山脚下的太平县同名,后改名扬中县,取扬子江中之意,是名副其实扬子江江水包裹着的江心小岛。
在油坊镇街上租房落了脚。父亲经好心人介绍去“茶馆店”当了一名小伙计,主职是保证店里全部所用水的供应。这里的水源来自扬子江上游的江水,每日里“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撞击冲涮着岸边的淤泥,江水浑浊得就像黄河水。院子里一溜排摆放着五六口能盛七八担水的大缸,挑满一缸水放些明矾用木棍搅和澄清后饮用。一百多斤重的水担子从江中挑到店里来回需半小时之多,每天好几十趟,肩膀挑烂了衣服粘在肉上,血水干了同衣服粘贴在一起。每天晚上,母亲用温开水浸湿后才能慢慢把衣服撕下来,血块结痂撕下来后粘在衣服上,留下血肉模糊的肩膀,第二天一大早又继续复制这份差事。母亲揽些针头线脑缝缝补补的小活计,或帮人家洗被子搓衣服做鞋子带娃子,连天加夜干活成天到晚手在碱水肥皂水里泡着,手丫巴烂了流脓出血臭烘烘的,苍蝇撵着两只手嗡嗡飞。母亲再一次呜咽难言了。
从1937年大哥降生直至解放前后,大姐龙英、二姐兰芳、二哥炳年、三姐兰英、四姐雪珍相继来到人间。每当吃饭时看到6个毛竹节做的木碗一齐伸向灶台时,父母犯愁得直抹眼泪,况且大一点的又到了背书包上学的年龄了。要让他们去读书识字啊。可是,不要说花钱读书了,就是后来一到冬季天短时真的把三顿饭改为两顿也时常无米下锅了。父母眼流泪心滴血,先将3岁的二姐抱给扬中县长旺镇的朱家做了压子女,又将13岁的大姐送给镇江姚桥镇的姚家做了童养媳。即便这样茅缸里天天涨米缸里渐渐降,剩下的4个木碗也每天将米缸里的糙米粗面搲得“多乎哉不多也”。无钱买米就商店里赊邻居家借,缺钱交房租,赔礼道歉好言解释三箩筐被子还是被房东扔到了大门外。就在此时,打听到油坊镇西街港边上的搬运站是计件工资多劳多得,可望能多挣几个铜板,父亲便从“茶馆店”跳槽到了“搬运站”。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