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远论坛-定远公益网,定远BBS第一人气社区

搜索
查看: 536|回复: 0

[散文随笔] 异度空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8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每次观看魔术表演,都会被诸如“无中生有”“隔空移物”“大变活人”等节目惊得目瞪口呆。但在惊奇之余,终究不会相信就真的如此,因为科学告诉我们凡物总有来源,凡事总有因果,所有的存在都能找到合理的解释,所有的消亡都会找到必然的去处。而魔术,不过是一种欺骗、一种蒙蔽,它只是借助混淆你的视听,转移你的注意的手段,诱导你产生错误的判断。魔术,看似是对人类认知的的一种嘲弄,是对科学的一种挑衅,但在无坚不摧的科学面前,他最终只能成为娱乐世人的雕虫小技,就像演员的一个表情或是鲜花的一次绽现而不值一提。

生命起源于微小,万物终归于无限;因果相生相连,世事有始有终,人世间一切皆有根据,一切皆有缘起,一切皆有影踪,无根无据无缘无故无影无踪的便是虚妄,便是迷信,便是唯心。科技的不断发展进步,让我们见到了前所未见的细微,听到了前所未闻的渺远,许多假想、猜测、推论,悬而未决的问题被坐实的坐实,打碎的打碎,一切似乎都有了结论。随着人类思维不断的扩展深入,更多的人们愿意相信科学的神力,更执着地相信万事万物的真相只有一个。

因为年内一部叫《流浪地球》的电影,人们对科学、对科技更是顶礼膜拜。一些人甚至为了其中一个疏漏的细节而争得面红耳赤,还有一些人只差为自己学生时代遗漏了太多的天文地理物理化学知识而扇自己的嘴巴子了。相信科学,追求真理,是人类奋斗的目标,千百年来我们人类一直艰难地走在这条布满荆棘的道路上。漫漫长路,我们攻克了一个个难关,攀登了一个个高峰,人类社会的发展被一次又一次地提速,可结果呢?只是满足了一代又一代人对物质生活的追求,培育了他们越来越现代的生存环境,而我们自己内心的苦痛仍然无法消除,来自心灵的拷问仍然无法回答。

所以,科学不应该是万能的。
    我们相信客观,但不能一味地客观,世界毕竟还有一部分属于“精神”,而精神却是主观的。当主观的人与客观的世界结合在一起,总会产生一些游离在科学之外的特殊领域,就如同我们生活的世界里除了男性和女性之外还存在第三性一样,科学很难解释第三性人身上的某些特征。也许,科学无孔不入,但我相信它总有力所不逮之处。任何学科,只要涉及到人,涉及到精神领域,其科学性就存在可疑之处。原因很简单,人的社会性质使其很容易就受到时代的影响,而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局限性,这种局限体现在人的认知上,便是缺乏长远眼光,缺乏较周密的判断。他随之而产生的观点就会存在不足,存在漏洞,甚至完全错误。我不知道在人类发展史上,不断提升的科技神力帮助我们修补了纠正了更新了多少理论,但我知道此时此刻我们的一些所谓科学观点仍然还存在疏漏,还缺乏证据,甚至根本无力解释发生在我们身边或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现象。
    这,毋庸置疑。

时常跟街坊或同事谈起幼儿被惊吓后的表现——双目无神,眼瞳发蓝,神情呆滞,兼有哭闹不休,定时起热,低烧不断等症状。若是不知缘由,家长当做感冒发烧的病来医治,往往没有效果。对此,很多医生也束手无策,估计医学书籍上本没有此类“病症”,因为医学主要是对人的有机体负责,病在组织、器官上,可对症下药,若病在精神上,只有麻烦心理咨询师了。可小毛孩子又怎么能听得懂专家深奥的理论开导呢?

而在咱们当地农村,一些上了年纪的普普通通的人,就会告诉你如何判定并根治这种因惊吓所致的毛病,我曾得到过这样的一副“药方”:

首先将一根浸没在水里的钢针放在孩子的睡床低下,经夜后取出,若针生出水锈,便可断定孩子为惊吓所致,若无水锈便是真的生病了。若确受惊吓,可采用“叫叫”的方式祛除。这是一种古老的叫魂仪式,需两人来做。待夜深人静时,将孩子的一件睡衣用笤帚压着靠在墙边,一人站在门左,口中不停叫着孩子的乳名喊他回来,另一人立在门右,每听一句叫声便将事先数好的百粒黄豆扔出一颗去。扔完豆子,仪式结束,孩子被吓走的魂魄便会附身,症状就会消失。

据传,试用此法的人颇多,有成功的,也有不成功。我女儿小的时候,一次带着她到一个修理机车的熟人家玩儿,没防备修车的师傅忽然举起一双黑乎乎的大手伸到女儿面前逗她,把女儿吓得嚎啕大哭。晚上回家依然哭闹不止,而且竟发起低烧。这可把我两口子折磨坏了,幸好孩子外婆提醒了我,才想起被吓的细节,不得已为孩子“叫叫”。这本是没法子的法子,没成想真的就治好了,把本不相信此道的我弄的个大眨眼。这其中之玄妙,到现在我也难知其详,只是在心中多了一个疑问,好像不小心发现了科学的一个漏洞。

这之后,又亲历了几回别人家的事儿,有孩子受到惊吓的,也有成年人忽然胡言乱语要死觅活的;轻的叫个魂,重的请来大仙招魂,有治好的,也有没治好的,很是教育了我一番。后来听说,凡是治不好的,大约是因为不信此道或是作法时缺少诚意所致,但这些都是没法判断的事儿,说了等于没说。我知道这法子铁定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但这法子治好了病的也绝对是有的事儿。我一直想从科学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但每次都会走进迷信的胡同。后来,我劝自己说,或许人真的有魂魄也说不准,而魂魄也真的可以被吓跑也有可能,而魂飞魄散自然会有症状,在亲人热切的呼唤中,魂魄能觅得回归的路也在情理之中。这些想法,虽属臆想,但或许就真的存在于科学管不着的第三界中呢,谁敢肯定或是否定那个异度空间的存在呢?主观世界呀,因其找不到硬实的证据,往往就是这样显得不可思议!


前天,我竟也有了一次亲身体验。晚上一觉醒来,忽然就皮麻骨酥了,无缘无由的浑身酸软,头脑发胀,这不是典型的无中生有吗?魔怔一发,我便有些迷信的猜测,想起连日梦起的祖母,就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因正值清明期间,昨儿我就去为祖母上了坟。上完坟的当夜就发了一身的汗,第二天便啥事儿都没了,又完全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整个过程竟如同一场魔术表演!此事一出,我发觉自己竟然有一步步远离科学的危险!
    是什么在一点点销蚀我对科学的完全信任呢?而真相究竟又在哪里呢?
    没人告诉我。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