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远论坛-定远公益网,定远BBS第一人气社区

搜索
查看: 6945|回复: 0

[原创] 泉坞山夜话(31——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老丙字铺 于 2020-2-19 18:53 编辑

西 施 余 家 西 施 美(1)

——谨以此文缅怀父亲辞世20周年暨献给祖国70华诞
1

民国21年,公元1932年,雪后初霁。定远县天河乡河北大队大余家小村庄。村庄南头余世忠家破旧的双扇木门上“歪好歪好”地歪贴着大红对联,鸿禧二字粘在大门两侧凹凸不平的土墙上,茅草房前亲戚乡邻人来人往,喜气在这个普通农家自然漫溢着。余家共育六子并无女娃,因贫病长子五子过早夭亡,幸存的四条命大却饭量见涨,每顿吃饭时,余世忠便陡增起难以招架的惶恐。为了分解削弱贫穷,余世忠召集族亲长老议商,决定过早地让二子婚配成家分开过日子。经多方打听媒妁吉言,3公里外岱山乡沙坝小村庄的侯家愿将长女相嫁。
普通的平民轿子,简单的农家嫁妆,媒婆带路伴娘相随,笙箫面地唱,唢呐朝天鸣。村庄东头的土路上,迎亲送亲队伍在雪后冻得硬梆梆的阡陌上温暖相会甜丝丝地清欢着。鞭炮在泥土地上欢呼跳跃,轿子在余家茅草房前落地生根。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一场完全按照大皖东约定俗成的婚俗礼仪按部就班地走着程序,19岁的新郎与18岁的新娘在天地的监控下,在高堂赞许亲友乡邻的祝福中,苦涩涩地完成了他们百年和合的庄重仪式。
余世忠坐在家堂前的八仙桌旁接受新人的施礼。眼望一切他笑了,笑得很甜也笑得有点疼,下意识地伸出右手,将藏匿在离心脏更近距离的左口袋里的三块大洋捏了捏,又朝袋底塞了塞。
婚礼结束后不久农历新年就到了,原本打算在年前实施预谋计划的,眼瞅着新媳妇孝高堂悌叔弟,余世忠多次欲言又止,小日子就这样清汤寡水地朝前晃悠着。年后5月中旬,皖东的天穹就像破旧腐烂了的米筛子一动就漏水不动哗哗淌。梅雨季节没到时辰不检票就早早地私自闯关进站了。黄汤泥水裹挟着青树枝烂稻草破家具长木棍死猫烂狗汹涌地朝着下游翻卷。远处飘来了整块的屋顶,屋顶上支棱着支里八叉的大树枝,大树枝上提溜打挂缠着有毒无毒的蛇,落汤的鸡命大的狗逃生的猪毫无敌意地偎依着瑟瑟发抖,一任整块屋顶“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地顺流飘下。庄稼淹死,田地冲毁,房屋倒塌。《定远县志》载,初夏,“定远发大水,池河洛河两流域漂庐舍,死人畜。”老天爷是想灭人呢还是想灭人呢?百姓纷纷爬上河流两岸,焚香燃烛磕头作揖,奢望老天爷开眼,可是老天爷哦才不哩。
此地不留人,可有留人处?传闻江南有个太平洲能够谋口饭吃,指不定可以活命哩,逃生去吧。这天清晨,余世忠领着二子在家堂祖上牌位前的香炉里燃上三炷高香,作揖祷告祈求保佑,并将怀里藏了半年磨得锃光瓦亮的三块大洋塞到他的手里。双手抔着亮光光的大洋,余世忠二子噗通跪在家堂前,眼中的泪水屋顶的漏水门外的雨水一齐泄洪。这个家不要我们啦,爹娘不要我们啦,我的命怎的这样苦哦。走出茅草屋跪在大门口的那一刻,生性要强好胜的新媳妇抹去泪水赌咒发誓今生不会再进这个家门。一床被子一口小锅简单行囊,出天河经池河到滁河,一路向南。余家新婚不到半年的新郎新娘从此踏上了逃往太平洲的谋生之路……

2

1974年,隆冬三九,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飘落在屋顶树上地上,发出蚕宝宝啃食桑叶的沙沙声响。山乡雪夜早,下半晚子就雾蒙蒙开始入夜了。晚饭后,在岱山脚下西施小村庄茅草屋里的山柴炭火旁,父亲母亲给高中毕业回乡做了准农民的我来了个现代京剧《红灯记》第五场“痛说革命家史”——余世忠就是我祖父,新郎就是我父亲,新娘就是我母亲……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