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远论坛-定远公益网,定远BBS第一人气社区

搜索
查看: 7682|回复: 0

[原创] 泉坞山夜话(31——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老丙字铺 于 2020-2-19 18:59 编辑

西 施 余 家 西 施 美(4)

——谨以此文缅怀父亲辞世20周年暨献给祖国70华诞

4
(接3)三叔找到父母的第二年,四叔贵明和舅舅侯开国又专程相邀。尽管不是爹娘的错,当年毕竟被他们支出家门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父母还是直言拒绝回皖东。就在不久后的一天夜里,我们家小披厦一个菜园相隔的邻居张家失火了。张家大人去港岸里锄草,13岁的女儿做饭给8岁的儿子吃,燃着草房后房梁倒下来砸死了女儿。父亲挑着水桶救火去了,母亲在菩萨前的香炉里敬香作揖才保佑了我们家茅草屋的小披厦。玄乎啊。既然此地拒留人,姑且打回老家去。父母就是因了这次的失火事件做出了改变他们后半生更是从此改变了我们全家命运的重大决定。
二哥在南京上大学,四姐和三哥因当时分别在兴隆中学八桥中学读初中,不到学期结束无法转学,父母就带着三姐我和小弟“打回老家去,就地干革命”了。
1964年元月16日,农历1963年腊月初二,一只帆船装满了锅碗瓢盆桌椅板凳坛坛罐罐,自油坊镇西岸港埠里朝着皖东的滁河拉起了桅帆,桅杆顶端挂着红旗。中型以上的船太贵,父亲租的小船显然超载了,压得船帮距离水面仅有一揸深,三姐十分焦心地看着我与小弟趴在船帮边沿双手抄着向后流淌的江水玩,许多年后睡觉时想到那一叶扁舟在江水中的挣扎就脊梁冒冷汗。因枯水搁浅,船到江苏六合县境内就无法前行了,父母领着我们一起上岸到寺庙里焚香磕头祈祷,没见江水涨两天后还是改走陆路了。父亲到当地运输公司90元租了货车继续一路向北。腊月初八凌晨,车到滁州皇甫山下的广卫镇,师傅在砂石公路上意外捡了十来个崭新的松木锅盖,师傅留下几个剩余的都给了父亲。母亲笑着说捡到锅盖就捡到揭得开锅的小日子了。
生产队长的四叔安排村民从岱山林场的公路边将卸下的所有家具搬到了西施小村庄。
定滁公路S311老岱山铺段东2公里,皖东第二定远“南泊万”的347.6米的大岱山,宛如禅意的双峰骆驼悠哉幽哉地兀自南行,东施生产队就背依在大山西麓。许久以前先人聚居的此地名叫施庄,因了多为施姓故名。后来人多了大多移居到东边350米外背靠大山面西而居,位居东边的叫东施并在解放后作为生产队的名字,位居西边的旧址施庄从此改叫西施。乍闻此名,读书人多误为古代四大美女的西施,殊不知“山里”才是他的网名——贫瘠、蛮荒。多数人家迁居“东施”后,“西施”仅留下了周木匠家和1962年在湖南当兵归乡的李姓人家。周木匠家也难耐孤寂搬到了滁县的大柳街上,四叔趁机出面让父母以70元的巨资买下了他家带拐角的7小间土墙茅草屋得以定居。在三叔家从七里河村也搬到东施后,为了称呼上的便利,乡邻统称我们家为“西施余家”。
新年到了,父亲到岱山集镇上购得毛泽东画像贴在家堂的正墙上,二哥从南京放假回来后,用欧楷黄广告颜料在红纸上自编自书对联,“红太阳暖心扬眉归故里,旧社会逼人含恨向沙洲”,横批“家国同春”。虽言春却很寒。当新家收拾停当后就到腊月二十二了,母亲和三姐去池河街上赶集,途经七里河去三叔家借钱。三婶递给母亲三块钱说当地人不兴买菜都是自己栽种的。开春后父亲就在屋西那棵弯得酷似犁弓的老枣树下安种了各类应时蔬菜,不久又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割掉了。不能种菜就栽秧收稻谷,父亲领着三哥和我整田放水栽秧,秋后一看全是瘪子。蔬菜地太肥了,惯子不孝,肥田收瘪稻。后来干脆种了当地人不认识的生姜,二厘地收了百十来斤。东施周路英的女婿在合肥新华印刷厂上班,三哥专程送到他们厂里食堂卖了八十来块钱,可是父亲一分钱没见到。三哥担心腰藏现金不安全,与周路英女婿在饭店里兑换成酒菜后直接窖藏在庐州城的厕所里了。四叔见父亲种得一手好菜,就让他与许邦法一起在东施水库下面的十来亩沃地上搞了个集体蔬菜队,安种四季蔬菜,淡季择期旺季每天按人口分菜到户,村民直呼父亲“菜神”。少言寡语极其厚道的父亲深得乡民的景仰,全队的二十余头耕牛便交给他在冬天喂养,同时掌管着生产队仓库里的“社印”。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