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远论坛-定远公益网,定远BBS第一人气社区

搜索
查看: 4982|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 泉坞山夜话(31——7)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20-1-12 10:54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老丙字铺 于 2020-2-19 19:03 编辑

西 施 余 家 西 施 美(7)

——谨以此文缅怀父亲辞世20周年暨献给祖国70华诞


8
(接6) 因为能力有限,我没能让母亲微笑着安度晚年,时常愧悔泪流以酒自戕。我县城住的楼房太小,母亲在弥留之际我非常揪心她睡不上十二圆寿材。这是1995年小弟提议并全程督导制作的。在小弟的告别仪式上,我亲吻着他的照片吼道,小弟一路走好,母亲还有我呢。我一直担心自食其言而对不起他更对不起母亲。2004年腊月初二,我拒绝掉所有人的规劝,冒着罕见大寒时的飞雪在县城东郊按照西施老宅的模样给母亲盖了“她自己的家”。腊月二十八回到岱山小学,掀去堆满冰块积雪的油毡,把放在拆迁后墙壳廊里的十二圆寿材还原到了“西施余家”。腊月二十九再将卧床一年多的母亲从三姐家拉到新家里。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按照母亲延续扬中县的老习惯,我的三口之家与三姐全家在这里陪母亲中午过了大年。晚饭后他们各自回家了,我独自披着三姐夫褪色的军大衣在院子里已经淹没脚面的积雪上嘎吱嘎吱地踱步。鞭炮震耳焰花漫天,左邻右舍传来喝酒打麻将推牌九的声音,我心潮汹涌地回到屋内,在父亲的遗像前点上一炷香三揖三叩首,再将二哥从石家庄物流来的取暖器摆在母亲的床边,给她掖好被角。我将小床拉到母亲的床边,借着取暖器泛红的光亮,我静静地瞅着母亲的脸庞,虽然意识模糊了却像熟睡了一样安静。大年初一早晨,四周鞭炮不绝于耳,我打开双扇大门,竟有积雪倒进屋内盖住了我的脚面。眼瞅院里足有尺余的积雪我心一惊,太玄乎啰!歪头静瞅着西山墙下摆放着的十二圆寿材,我由衷地感叹——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20天后的2005年正月二十早饭时分,92岁的母亲走完了一生。我和三姐帮母亲穿好了寿衣,这是三姐多年前就准备好了并经母亲逐件检验赞许过的。进入腊月后我一边盖房子一边在三姐家给母亲打吊针观察病情,情况不好时,三姐曾两次将寿衣从楼上拿到母亲的床边。我执拗且坚定地想,这是母亲在等我给她盖好“西施余家”啊!母亲很是重男轻女,一辈子常讲“最怕倒头在丫头家”,小弟走后更是愁肠百结,因为大哥在上海,二哥三哥在石家庄,在她身边的我又能力有限,十分担忧我“没有本事”为她养老送终。按照皖东的习俗,三姐夫四姐夫买了孝幡请来了喇叭班子。母亲安卧在了十二圆寿材里,满堂儿孙将母亲送到岱山脚下西山头上与父亲合茔,再交给小弟继续在天堂里赡养。
1966年春天,大姐因产后病在镇江去世, 2016年9月大哥79岁在上海病逝,2017年5月二姐76岁在镇江因病而去。现在,二哥三姐四姐三哥我们五人都已经拿着退休工资过着含饴弄孙的小日子。我们不仅按照父亲的要求认识了男女二字,还能将此置换成柴米油盐,基本上兑现了父亲的要求和初心。
2019年国庆节到了,这是父亲20周年的祭日,也是三哥和我高考40周年的纪念年,更是祖国70华诞的大庆之时。国家70年地覆天翻,家庭70年沧桑巨变,个人70年感怀万千。电话议商后我们一齐来到父母的墓前长跪祭奠,追思过往。
祭拜父母后,老姊妹五人一起流连在西施小村庄里。“西施余家”老宅子的院墙里尚见坍塌的旧址且树木葱茏,王家买去后在屋西的老枣树下盖的瓦房大门锁已经锈迹斑斑,东边李家在八十年代初盖的明三暗五瓦房也是“此地空余黄鹤楼”,年轻人奔城里讨生活了,老人也都随儿女带孙子安度晚年,楼板覆盖的水井边隐约可见当年我与父亲垒砌井栏时用破剪刀雕刻上去的“一九七五年八月十三日  西施”。门前的小塘里浅水基本被杂草覆盖,父亲当年在埂边栽的供夏日里灰鸭大白鹅借树荫歪头打理羽毛的黄荆条树,根须繁茂枝干沧桑兀自坚强地生长着,各色山鸟在村庄上空盘旋飞翔,鸟鸣村更幽。睹物思情,心潮逐浪高。
“西施余家”都回来啦!前往东施的途中遇见了几位留守老人,这是多年来乡邻见到我们后约定俗成的代称。老人中有我农活组里摸爬滚打过的老队员,也有三哥“老牛队”里起五更睡半夜犁田耙地的老伙计。耕种都已机械化了,山里的田块小,也还有人扛犁牵牛在沟沟坎坎里耕作,三哥重操旧业接过他们手中的犁稍犁上几垧地。爬到半山腰,一览众山小。当我们再攀大岱山时,那些过往的山山水水朝朝暮暮在我们的眼前心中风卷浪涌。四叔女儿芳姐老俩口的孙子都大了,他们在城里带大孙子后又回到东施的老宅里养老。他们准备了丰盛的菜肴,我们就在她家共进午餐了。推杯换盏边喝酒边聊天,午饭一直闹腾到下半晚。
二哥三哥定居在石家庄。三姐也一直在石家庄带孙子,因为儿子女儿都成了那里的常住人口。四姐极少回合肥了,因为女儿从德国学业有成归国后定居在了北京。我也在巢湖之畔做起了全职家政,买菜烧饭擦窗子,洗锅涮碗带孙子,带薪保姆是也。忙得像孙子,乐得像傻子。望月兜风听雨,喝茶品酒打盹,足也。饭饱酒酣的老姊妹五人要重返归程了。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山脚下,洒在西施小村庄,洒在前方洒在有诗的远方。滴酒没敢尝的我开车将哥姐送到池河青岗的高铁站,朝着石家庄,朝着合肥,朝着北京,“西施余家”踏上动车继续择路远行!!!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青莲……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2#
发表于 2020-1-16 12:39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老丙字铺 于 2020-2-3 20:01 编辑

忙得像孙子,乐得像傻子。望月兜风听雨,喝茶品酒打盹,足也。难得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